对话——人生的意义#非正常人类对话系列#

『这里所说的#非正常人类#是哪种人?就是特指那些因为闲的蛋疼以至于会为了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煞有介事地深入分析动辄上升到三观高度的童鞋们。另一方面他们的行为也并非不可理解,他们爱好思考就像许多人爱好音乐、运动、美食、旅游一样,只是人群中像他们那样喜欢深入思考刨根问底的个体很少,所以才显得很不正常。』

甲: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乙:谁的人生对谁的意义?

甲:不管谁的人生,也不管对谁的意义。

乙:那你先告诉我x+3等于几。

甲:x等于几?

乙:不管x等于几。

甲:x+3等于x+3。

乙:那人生的意义就是人生的意义。

甲:靠。

乙:张三的人生对李四的意义,取决于李四认为张三的存在对自己有什么价值,也就是张三的存在能够在什么程度上满足自己的意愿。

甲:比方说呢?

乙:比方说张三是李四的孩子,李四认为张三是自己生命的延续,那么张三对李四的意义就是延续生命。再比方说张三是李四的偶像,让李四觉得这个世界更加精彩,那么张三对于李四的意义就是让世界更加精彩。再比方说张三是李四的亲戚朋友,让李四觉得自己不孤独,那么张三对李四的意义就是让李四感觉到关怀和温暖。再比方说张三是李四的敌人,让李四感到仇恨,那么张三对李四的意义就是仇恨的对象……

甲:好了,例子够多了。但我还是想知道,意义的对象必须是一个人么?比方说我能否谈论我的人生对这个世界的意义?

乙:你这个世界是什么意思?是指人类社会,还是指整个宇宙?

甲:随便什么吧。

乙:你能告诉我这个『世界』它有什么意愿?

甲:不知道,应该没有吧。

乙:如果没有任何意愿,自然也就不可能在任何程度上实现意愿,谈论任何东西对一个没有意愿的对象的意义都是有语病的。

甲:……看来的确如此。如果是对人类社会的意义呢?人类社会在某种程度上是有意愿的吧?

乙:人类社会的意愿是什么,这本身就是一个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比方说有人认为权力颠峰的人的意愿可以代表人类社会的意愿,或者舆论导向代表人类社会的意愿,或者认为延续种群基因才是人类社会的意愿,或者认为每一个人的意愿全部集合起来就是人类社会的意愿……,不过我们不必关心具体的答案,随便选择哪一种作为人类社会的意愿,你都可以回答某个人对这个意愿的实现有什么价值。当然,也有人认为人类社会不是一个可以谈论『意愿』的对象,因此无法谈论任何东西对人类社会的意义。

甲:……恩,我明白了。不过看来谈论一个人对人类社会的意义也没什么意思,就算我的人生对这个世界有意义,也不等于对我自己也有意义。我更想知道我的人生对我自己的意义。

乙:你的人生对你自己的意义,这个问题的具体答案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如果你想实现任何意愿,前提条件都是你活着——如果死后不能实现任何意愿的话——,于是你活着对于你实现任何意愿都是必要条件,在这个角度上你的人生对你自己的意义就是它是你实现任何意愿的必要条件。如果你压根就不想活着也没有任何其他意愿,那么你的人生对你就没什么意义。

甲:不过我想知道的恰恰是我为什么活着,这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因为人生有意义我才想活着,但只有我想活着人生才能有意义。反过来不想活着的话人生也就没有意义,人生没有意义还何必想要活着呢?严重纠结……

乙:你确定是『因为人生有意义』你才想活着么?

甲:难道不是么?如果没有意义我为什么要活着?

乙:那么,如果最终的答案就是『人生就是没有任何意义』,你会毫不犹豫立即自杀么?

甲:……应该不会吧,但即便不想活着,也没那么想死吧?

乙:但问题是为了活着你要做很多事情啊:打工赚钱、买米买菜、洗衣做饭、睡觉起床……你不想活着干嘛要为了活着做这些事情?

甲:……吃饭是因为饿了,睡觉是因为困了,虽然我并不想活着,但饿了困了毕竟是件不舒服的事情,而且自杀要忍受巨大痛苦吧,我毕竟还不愿意忍受那么大的痛苦。

乙:看看,上面这些理由即便不是你活着的全部原因,也至少是部分原因,为了避免『不舒服』你还是选择了继续活着。我再问你:如果人生没有意义,而且有一种自杀的方法非常方便且没有痛苦,你会毫不犹豫立即自杀么?

甲:……可能会的,我有时候觉得活着也挺累的……

乙:既然活着挺累的,你压根又不想活着,那么你的最佳策略是研究一下怎么死才能方便无痛苦,并且付诸实现才对,你去做了么?

甲:……说实话我还真的研究过,但我总觉得不甘心。如果人生是有意义的,死了岂不是白死了。活着可以做许多选择,至少还可以选择死,但死了就万劫不复了。

乙:看看,又找到一条让你活着的原因:『有机会做选择』,你现在已经有了若干条活着的理由了。

甲:……算是吧,但我总觉得这些理由还不够充分……

乙:怎么不充分,这些理由一直让你活到现在。

甲:难道人活着仅仅是为了吃喝拉撒睡娶媳生子并且有选择可以做么?这样的人生跟猪狗有什么不同?

乙:这完全是你的自由。你可以仅仅为了这些意愿活着,你也可以不仅仅为了这些意愿活着,关键是你有什么意愿。另外,干嘛要瞧不起猪狗呢?你不愿意就不那样活好了。

甲:不那样活着还能怎样活着呢?

乙:除了吃喝拉撒睡,你还有其他的爱好么?比方说看电影电视、听音乐、打球、跑步、开卡丁车、美食、泡妞、赌博、偷东西、杀人放火搞破坏、反人类……

甲:靠,反人类都行啊。确实还有些其他的爱好,但我不知道这些爱好又有什么意义。

乙:反人类行不行是另一个话题。这些爱好的意义不就是让你感到满足么?跟吃喝拉撒睡一样,既然你可以为了舒服而吃喝拉撒睡,干嘛不能为了满足而追求这些爱好呢?

甲:我有点明白了,你是不是说人生的意义不是个好问题,我想知道的实际上是我到底想要什么,我应该怎么做。

乙:没错,这才是恰当的问题。而且获取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别人只能提供帮助,只有你自己才能做出判断。

甲:我想要的东西很多,我能得到的却很少,这让我很苦恼。

乙:所以你得弄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做出取舍。比方说你喜欢看热闹,更深的原因可能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而满足好奇心未必只能通过看热闹这一个途径。

甲: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某些需求可能仅仅是为了满足更深层的需求,对吧?

乙:是的。追溯自己每一个动机的根源,也是一种内省的方式。

甲:如果这样追溯下去,会不会又一次陷入无限循环?

乙:有些需求并非源于更深层次的需求,比方说食欲性欲求生欲好奇心之类,这些需求并非以满足其他需求为目标,这些需求可以称之为原始欲望。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甲:……看来的确如此。如果人生就是为了满足那些欲望,那吸毒岂不是更加直接快速?

乙:你会去做么?为什么?

甲:我不会,那是罪恶的,我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乙:你如果已经开始吸毒,你的想法说不定会改变。

甲:嗯……可能吧,但我现在并不想过那种生活的。

乙:是的,其实你根本不需要知道已经吸毒之后想法是否会变,你只需要知道你现在并不想要过那种生活,就好像你根本不需要知道你死后还想不想活着,你只需要知道你现在想要继续活着。

甲:确实如此,但选择不吸毒的理由仅仅是这些么?

乙:你当然可能有许多其他的更加具体的理由,但你的意思是不是想找到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坚决拒绝吸毒的理由?

甲:这难道也有问题么?

乙:如果你病入膏肓,勉强维持生命却必须忍受比千刀万剐还要巨大的痛苦,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你也宁可这样痛苦地死去也拒绝使用毒品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得到解脱么?

甲:……这我还真没考虑过,这种情况下我可能不会拒绝毒品吧,不过这也太极端了。

乙: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坚决拒绝毒品更加极端。

甲:……看来确实如此。我原来误以为毒品是万恶的,任何人任何情况下都绝不应该沾的东西。

乙:你原来的想法也未必是错的。

甲:我不明白,你好像自相矛盾了。

乙:因为脱离评判对错的标准谈论对错就跟脱离关心意义的主体谈论意义一样,而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甲:靠,你又来了~~

Comments are closed.